石斛

不要停。向前看

我有时候一直就颓了下去,因为隐隐的绝望。我觉得我达不到那个清晰或模糊的目标了。人啊不蒸馒头争口气。其实我也就是想争口气。大部分时候

我知道我在辜负自己 这具身体和这个人。十六年半。以后也难免。

有些事其实不必要完美的 放聪明一点。

这两个月挺没动力。我对这颗心的目标 这具身体的未来 都没什么希望了。
无非也就是接受现状 然后安静做下去吧。

但不愿意接受我所想象的未来。

你究竟想要什么呢。

无用的好胜心是不是可以省省呢。可是什么样是无用的呢?

不比两年前 这两个月我甚至不敢想我都做了什么。我无颜对自己。不敢给自己插刀。不敢承认没有勇气。不敢去想过去的愿望。不敢承认我是失败的。

然...

这是我最后一次成为让自己后悔的人。

只上来说一句话。

我这是在自毁 

自取灭亡。

sb 懦弱 懒惰 好高骛远 贪恋一时之快 纵情声色 自我 虚荣 虚伪

早晚要死。


走到了这一步。


--------------------------------------

可是必须要从这一步往前走。

为什么呢。


还有一口气在。

我tm就特别好强。


好强又懒惰你死了算了。


不想死就给我好好活

我一点也不想再感到后悔了。一分一秒都不要后悔。


人间那么好为什么非往下坡走。


做了就是做了。

你个sb 日你仙人。要争...

我前天晚上到601外面听夜愿,tpo实在做不下去了,即使从阅读转到听力。大概只是氧气浓度的问题,不然以后怎么办

我是真心想把这些知识在高二学完啊。

不过确实也有和人争的意思。我想普高那么用功,就算真的不如他们聪明,也不可以输啊。

昨晚躺在床上又想起xxx,无论外观还是性格都是我的反义词,我今天又想那是为什么。或许聪明人都是无忧无虑的,或者不拘小节。其实这样说我还是有点不服气的。

理想主义者多好啊,什么都不用想,可惜我只能当几秒钟。


今天又降温了。大概终于入冬。微雨,空气潮湿阴冷,像我记忆里去年一样。或许因为雨更湿一点。


前晚听歌的时候想。耳朵很久不听歌,和心很久不读书(真正...

我会努力的

尽力

在某个方面做到最好

别的地方 也不拖后腿


不要做 让自己不得不道歉的事情


难以言说

本来是不想再上lof了的。


昨天见到他了。又写了一些东西。不提


我又要见到你了。

其实没有你,我也会去的。只不过要再权衡权衡考虑考虑罢了

回程的地铁上还在想,心里很阴暗很难过地想,无论在国内国外都是要面对竞争的啊。那时候刚看完usad的简介,金光闪闪的人啊还有演讲,很有压力。又开始焦虑。这次我没有放任自己沉浸而已


而我要见到你了。

而我将要 见到你了


——或许是告别

——给无名之人


终于不知如何为结束开头

我想我应该停止回忆。相同的话已经反反复复说了好多遍,这次终于打下来,是因为有了别的理由。如果是为学业,我会首先垂弃我自己,所以不是。没有理由,只是我觉得应该停止,这就是最好的理由,即使毕业时我如果想到今天,大约会失望。

我已经疲于回忆。在每时每刻想起你,并不是感情,而是习惯。我看着他们每个人并想起你——对比,或者试图倾述。“他们不如你。”我反反复复对自己说,这是真的,我现在依然相信。但已经结束了。

我想在正在思考与你有关的事情(暂且不去嘲笑“思考”罢),而并无一度满溢的感情,或些微的触动。它确实已经结束。...


喜欢的文手们

慢慢记录

(原耽我只爱这两位)

掩面娘

priest

(同人,好多呀。)

纳娜森

tangstory,只喜欢silent all the years

一花颗生

苏迟

蓝莲花《只是当时[算半个?

(fe的单独列)

慕宝《灰楼

[佚名]《无垢

he桃《青青子衿

一点抹茶《似是终局(这个,结尾戳我萌点[千夫所指下的张扬],前文尚可)

{以前喜欢的junelove624麦,haru,[佚名2](写的250罐芬达),且列之}

{在贴吧看到,露中、瓶邪、福华好多大手。然而我没有那么多精力特地去萌,即使露中如此萌。以及rps和欧美同人的文,可能是因为我之前很少接触到的现实感,...

我的头发已经长得可以扎乌鸦尾巴了
我将要剪去曾见过穿礼服白衬衫和校服弯着背坐在我右旁的你和你的笑容你的眼的发尾了
打下这些字,我心里并无感情。多巴胺肾上腺素大概已经不再分泌
然而我不打算自嘲

7月6日

走了一天…基本。只在日光岩和海边停得久些
碰到好多电线杆和路牌,只是缺个龙猫或者萝莉…我乐意cos下龙猫
见到好多长发及腰长裙飘飘的文艺姑娘,还有穿婚纱的新人
还见到好多所谓文艺小清新的招牌,就像广外消防水管上的小故事一样…不禁吐槽,但不那么莫名其妙或神逻辑。吐槽并感到优越

走夜路的时候右手抓刀左手搂包一边听歌,居然也可以借着这种几乎可说是鲁莽的莫名其妙的乐观混混沌沌走过去。或许因为听不见脚步声
然后走到有人的地方就high得走过头了…穿过大半个岛,又绕回去
走过头的终点有间酒吧,摇滚。摇滚现场的吉他和鼓点有把平淡的流行歌唱得让我驻足的魔力。真想站那听一晚上,没进,时间不够,怕太矮被赶。

蝉鸣很大,有时和装...

©石斛 | Powered by LOFTER